骚货射精|骚货丈母娘|骚货女
业务邮箱
OYJtTzmK@msn.com
首页> 欧美黄片wangzhan

第174章执念

内容详情

第174章 执念我有些不相信地说道:“你是不是又在骗我了就是几个普普通通的果子,怎么有你说的那么乎呢” 老头笑道:“你爱信不信吧反正你在这山里,即将会有不一样的遭遇。哈哈哈” 说完,老头就一边着烟,一边慢慢向着我来的方向走去。 我叫住他:“老爷爷,你等一下” 老头站住脚,却没有转身,问我:“怎么了难不成你又要求我了” 我当然是不可能求他的,但是我觉得他这人还真是有些奇怪,说的话仔细想想还的确是有些道理,说不定在这山里真的也只有他能帮我。 所以,我笑脸嘻嘻地说道:“老爷爷,如果你神通广大的话,还是给我稍稍指点一下吧我在这山人生地不的,来了两天,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发现。” 老头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我看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不是来山采集树种的。” 我愣了一下,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老头说:“你小子不贪财、不好,一切都还说得过去,就是执念太深了。在任何时候,执念都可能会害了一个人。这道理,你懂么” 我还真是没想到这个老头竟然说起这么高深的玩意儿来了,执念是什么好像是整天烧香拜佛的人才会懂吧 这时,老头咳嗽了几下,一边慢慢悠悠地向前走,一边说道:“小伙子,人活一世,放下才最重要啊” 老头的身影随着慢慢变小的声音一起消失了,消失在了一片迷茫的黑暗当中。 我向前走了两步,发现他还真的是凭空消失了。 我挠了挠头,心想,这个老头说话怎么这么心灵汤呢放下他想让我放下什么 突然,我意识到,我不顾一切要来这山,不就全都是为了上官燕嘛难道他是想让我放下上官燕上官燕就是我的执念 这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吧 作为朋友,上官燕有难,我当然需要来帮一帮她,这肯定没什么问题。 那老头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算了,现在我最不缺的就是谜团了,多一个谜团又能算得了什么反正到时候,该让我知道的,我肯定会知道,不该让我知道的,我挠破了腮帮子也想不明白。 现在我已经吃了,而且看样子这果子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吃完了之后,体力变得充沛了不少。 于是,我继续向前走。 走着走着,我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吊着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 我吓得立刻停住脚步,躲在一棵树后面向前看去。 这女人的身体摇摇晃晃的,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按理来说,这山是闹鬼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强盗绑了一个女人,然后把女人吊在这里吧<死亡货车> 既然不是人,那多半就是鬼了。 可我仔细盯着前面的女人,发现她身上在闪烁着一种银晃晃的光,好像是电影放映机弄出来的效果。 我突然想到道士之前和我说过的一个精神病患者在精神病院发生的事情,那个精神病患者就是利用类似于电影放映机的仪器,在精神病院的走廊里制作出了一个女鬼来。这个女鬼一到半夜就开始晃来晃去,就像是真的女鬼一样,把不少医生都给吓坏了。结果道士亲自过去调查,才发现那个就是一个三维立体的影响而已。 那现在我看到前面的那个红衣女人,是不是也是这种放映机弄出来的效果呢 我越看越像,而且那个女人好像就是死人一样,根本就一动不动。 我壮着胆子走了过去,随着距离变近,我越来越肯定了我的判断,这个女人一定只是三维立体的影像而已。 我走过去,用手向前一摸,手穿过了女人的身体,就像是摸在空气中一样。 这时,我突然看到这个女人的脸上全都是血,七窍出血她脸上的表情也非常难看,好像是在哭泣,哭得很伤心。 冷风吹来,树叶摇摇晃晃,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树林阴翳之间,好像有女人在凄凉地哭泣着。 我吓得浑身哆嗦,抬头一看,头顶只有惨白的月光,黑乎乎摇晃着的树叶,剩下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的视觉和听觉都失灵了 虽然眼前这吊在树上的女人摸不着,估计也不会伤害我,但是看着就觉得太吓人了。 所以我匆匆离开了这里,向着前面走去。 本来我以为前面就会好一些,不会再出现什么恐怖的东西了,可让我大吃一惊的是,前面出现了更多的影像,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各种不同的形态,有的是正常生活中的状态,有的则是死之前的凄惨样子。 这些影像像是幽灵一般,慢慢向我飘来,有的还在冲着我笑,但我能通过他裂开的嘴,看到他嘴里全都是鲜血 我看得心脏通通直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擦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急忙向前跑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阿永阿永” 是谁在呼唤我 我四处寻找着,却发现这四周全都是各种各样的影像,这些影像似乎是早就录好的一样,他们根本就看不见我,只是随心所欲地飘来飘去。 突然,我在前方不远处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这是一个身材很标致的女人,身上穿着整齐的警服,脸上带着一丝丝严厉,让人看了之后却会感到心头一暖。 上官燕 我苦苦找了这么久的上官燕,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虽然我知道她现在一定也是像其他影像一样的状态,但是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张嘴就叫道:“燕子燕子” 上官燕当然没有回应我,只是露出那种严厉的表情,板着脸看着我,但又好像看的不是我,而盯着我身后的位置。 我也不管前面到底有什么了,刀山火海也无所谓我直接就冲了过去。